当前位置: 首页 > 手擀面的做法大全 > >正文

林中雀_短篇小说

时间:2019-05-18 来源:湛江菜谱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巢穴里,它瞪大了眼睛使劲往外瞧。它太小巢太高,所以它什么也看不到,除了些稀碎的、筑巢用的枯草。

树木生得十分高大,树荫庇护了它们,也阻碍了它们,它从来不知道天空是个什么样子。听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走不出去的它对此只是一无所知。日后它定是要翱翔天际的,对于这两个事物,它有很浓厚的兴趣。

这天大早,雌鸟外出觅食去了,留下它和两个兄弟姐妹守着巢穴。它俩玩耍倒是开心,丝毫没有注意有个兄弟没有加入进来,反而傻傻的在发着呆。它经常发呆,总是想些有的没的的事情,往往一想就是很长时间。

今天一如既往的,兄弟姐妹不知疲倦地在玩耍,它在发呆,那条青翠的小蛇悄然而至。小蛇不比他们大多少,一样的稚嫩,一样的不知疲倦,坚持着每天都登门拜访,然后一如既往的铩羽而归。它对此一点没有气馁,而且不太认真,仿佛是被强迫的一般。时间选择上也很巧合,一会儿回雌鸟就会回来,它当然会被狠狠教训一顿然后赶走,如果能因此掉到树下去,再弄上什么伤势就更完美了,如此一来它不仅有了说辞,甚至可以以此为借口偷懒几天,装病这事其实一点不难。它在心里美滋滋的想到,口水流了一地。

小鸟回头神来看到这一幕当时吓得不轻,蛇鸟本是天敌呀!随后它便觉得这个家伙似乎有些眼熟,这不是那个经常被教训的倒霉蛋吗?它怎么又来了?而且还发呆了!它发呆的样子可真傻呀,我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的呢?它跳了跳到两只小鸟那边,“吱吱”叫了一声询问结果。不曾想它俩反应竟然那么激烈,用它们自己柔软的喙不停的啄击小蛇。

小蛇虽然幼小,但岂是这点力量就能击伤的?它把头往后一仰,接着小嘴张到最大,得意的露出了它锋利的獠牙,这种典型的示威动作仿佛在说,你想试试吗?看到这是什么东西了没?两只小鸟不明白意思,只觉得很可怕,那玩意看起来确实杀伤力很强的样子,不自觉老人癫痫病的治疗方法地后退了两步。它们没有看懂,那只小鸟却看懂了,它在小蛇的眼睛里看到了戏谑。什么?瞧不起人是不是?它们都打过好几次交道了,自己有几把刷子心里没点数吗?

小鸟并不怕小蛇,这个贪玩的孩子并没有伤害过它们,反而经常被雌鸟教训。小鸟向前跳了跳,昂首挺胸,“叽叽叽”叫了几声,这其实是骂人的话,所以它的眼神更为不屑。不料小蛇却误解了,误以为它是在炫耀自己的声音。小蛇震惊了,它懂我的意思!它居然能懂我的意思?小蛇难以置信地望着小鸟,第一次觉得这个家伙有点意思。

小鸟看见小蛇再次呆住,以为是自己把它给骂傻了,不由得有些得意,再次肯定这是条傻蛇,然后不再理会它,回到了它自己的位置上去。

小蛇突然急了,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心想别呀!它很想和它多“交流交流”。然而这个时候,雌鸟回来了。它对这个三番五次骚扰自己孩子的家伙态度极其不友好,所以出手就是全力。

小蛇哪里抵挡的住?如愿地跌落树下,真受了点伤,逃也似的离开,心里对于雌鸟的行为颇为不满,我又没对它们做些什么,至于吗?

回去后,小蛇向母亲狠狠地告了一状,雌蛇没有怪它,这是它应该要有的经历,另外雌蛇也有些疑惑,为什么会那么巧?每次正要得手的时候就刚好回来?它没有直接询问小蛇,看在小蛇伤势的面子上同意它修养一段时间。

小蛇如愿得到修养,小鸟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报酬。雌鸟认为两只小鸟勇于和天敌作斗争的行为值得嘉奖,认为小鸟袖手旁观的行为需要惩罚,故而剥夺了部分食物补偿给两只小鸟。它无所谓,早就习惯了,长得本来就不如它俩大个,吃的还少,那成长慢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事实上像这样每天发发呆走走神,什么都不用担心不是挺好的吗?它对于现在的其实很满意了。

这样子的生活过了差不多又一个月,这时两只小鸟已经羽翼渐丰,个头更是与成年无异,它们需要开始尝试飞翔了。反观那只小鸟,体型上也有成长,却是比不得它俩,看来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行。

一个月里小蛇时常过来骚扰特发性癫痫病在哪里治疗好它们,两只小鸟每次都竭力攻击,关系始终敌对。那只小鸟由于在小蛇身上感受不到危险,故而依旧懒散,时间久了之后竟然觉得熟悉,要是小蛇少一天不来它反而会不适应。

这一天天气很好,时日尚早,自以为掌握了所有飞行技巧的两只小鸟终于决定在这个大好的日子里迈出的第一步。它们终于决定试飞了,无论成与败,它们都再也回不来。

先是跳出巢穴,来到树枝最前端,轻轻拍打翅膀熟悉它的频率,然后缓缓加速,空气中渐渐被带动起了风,然后风带动它们离开了树枝,最后它们借着风飞向了天空。此后,它们再也没有出现在小鸟的生活里。

它们成功了,小鸟全程目睹着一切,与雌鸟的欣慰不同,它有些怅然。它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既不愿去思也不愿去想,安静地退回鸟巢,窝在角落里发呆。对于后面雌鸟说的话,它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雌鸟孜孜不倦地教导着,对于小鸟的无视,它既没有不耐烦也没有生气,它只是觉得不久后小鸟也要独自飞上天空,所以想要尽可能多的传授一些东西。或许是因为今天确实高兴,它念叨了很久才出去寻找食物,倒是让蹲在一旁的小蛇好等,雌鸟在的时候它根本不敢出现。不过等待总是值得的,碍事的两个家伙也走了,这么一来就没有人能打扰到它们了。这么一想它还有点高兴,很自然的就钻进了鸟巢。不过鸟巢无法完全承载它的身体,所以有一部分还是落在外面的。

它看着小鸟。它俩从未靠得如此之近,它“嘶嘶”的吐着信子,仿佛在说,其实我觉得我的声音也挺好听的。

小鸟看了它一眼,没有发表任何看法,它现在心事正重呢。

见小鸟毫无反应,不明所以的小蛇把小鸟饶了一圈,强行与它面对面,再次“嘶嘶嘶”地吐着蛇信。

小鸟低着头“啾啾”地叫了两声,似乎是在叹气,然后跃过小蛇,来到鸟巢边上,看着空旷的森林,它陷入了沉思。

小蛇跟着来到小鸟身边,它明白了小鸟不太好,故而静静的待了一会儿后就悄悄的离开,正如它一直悄悄的来时一样。它们都不知道的是,乌海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好另一边的树上,雌蛇将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鸟似乎才想通了,这时它反应过来有条小蛇,然而这里哪里还有小蛇的踪迹?它尝试着找了一下,没有找到,确定了小蛇已经离开,它放弃了。本想给它道歉的,看来只能等下次了。

小鸟理所当然的以为小蛇还会每隔三两天就会过来找它玩耍,而且兄弟姐妹走了之后,应该频率会更多才对呀,可是为什么十天过去了,小蛇还是没有出现呢?如今的小鸟已经到了可以尝试飞行的时候了。

再等等看,它一定会出现的。小鸟在心里安慰自己,然而这一等又是五天,雌鸟已经开始不停的催促它,小蛇还是没有出现,它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小鸟好担心好愧疚,它觉得是自己错了,所以更加需要等到小蛇,它觉得自己必须要等到它,所以它一次次地无视雌鸟的指令。

这一天,雌鸟给小鸟下了最后的通碟,无论从什么角度看,它都已经是成年鸟的规模了,没有理由继续呆着混吃混喝,若是小鸟依旧不肯试飞,那么它会直接放弃这个孩子。

它期待中等到了傍晚,小鸟让它失望到了傍晚,趁着不算太黑雌鸟找到几条虫子,都扔给了小鸟,然后它飞走了,这个夜晚它没有回来。

第二天的下午,雌鸟回来过一次,但很快就走了,它仿佛只是顺路看看而已,什么也没有带给小鸟,即使它知道小鸟现在一定很饿。

小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这不过是它咎由自取罢了,它早就该离开的。

第三天雌鸟就没有回来过,哪怕只是看一眼都没有。

第四天同样没有,加上这一天,小鸟已经饿了整整三天了,它相信雌鸟已经不会再回来了,这样下去它会饿死的,它必须自己出去寻找食物,只是它若出去,那便不再回来,就跟两个兄弟姐妹一样。这也就意味着它再也不能和小蛇见面,也再也没有机会说出那句抱歉,所以小鸟很纠结,站在树枝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它还能撑得过今晚吗?它自己也没有把握,不停地望向远方,那是小蛇来时的路。它已经决定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走,因为天色不早了,癫痫病发病症状是什么留给它的时间不多了。

一刻钟后,小鸟振翅高飞,突然一道绿影闯入了它的视线,那是……小蛇?

小蛇正全速向着小鸟狂奔过来,小鸟也向着小蛇下落而去,它高兴极了,“吱吱吱”叫个不停。

小蛇同样非常激动,这段时间里,它时刻担心小鸟某一天突然间远走高飞,然后它们再也见不到,但是它自己遇上了事情,实在脱不了身,根本没有办法。

它本以为小鸟会问他究竟为什么,它也早就想好了说辞,只等着小鸟开口问道,然后小鸟什么都没有问,只是静静地看着小蛇,它现在想把它牢牢地记在心里,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小蛇很快明白了形式,心情也是沉重,离别的总是让人透不过气来,天空中晚霞再美也无心,小鸟要走了,天色已经很暗淡了。

你不是说想亲眼看着我飞上天吗?现在我再飞一次给你看。小鸟“唧唧唧”地叫着,眼中的色彩亮了又暗。

小蛇吞吐着蛇信,身体微微颤抖。

小鸟给了小蛇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吱”了一声,一飞冲天,鸟鸣声震山野,如同鹰唳,贯彻长空。

小蛇张开血盆大口,“咝”了一声,以为回应,沉如虎啸,情重如山。它注视着小鸟越飞越高越飞越高,直至九天之上,再也难觅其踪。

高空中,小鸟奋力向上飞翔,风很大,也很冷,它也到了极限,不能再飞得更高,于是低头俯瞰大地,想起曾经说过的话。

现在它身在天空中,俯瞰着世界。天空那么辽阔,一眼望不到边。时间那么巨大,它该何去何从?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